Paragon Culture and Conference: One of the best meeting rooms, conference rooms, event venues, meeting venues and function rooms in Hong Kong

昔日講座:神話英雄的反叛精神

此講座已於2013年1月18日圓滿舉行;歡迎瀏覽當晚講座回顧。

 


 

(講座內容筆錄:亞王)

吳明林先生首先介紹了美國經濟學者Greg Ip的觀點,他認為經濟增進主要有3個因素:人口(Population)、資金投資(Capital)及創意及創新能力(Idea)。人口指工作人口,除了量之外,更重要的是人口的質素,要受過良好教育及訓練。有創意及創新能力方可以推動經驗發展。由創意的因素帶回當晚主題「神話英雄」。 

神話英雄在東、西方大多是半人半神,既有神的力量亦有人的性格,很多時都帶有反叛精神,可以視為原始人類精神集體的表現:既敬畏大自然的神秘莫測,又嘗試挑戰大自然。反叛精神的定義為”Showing a desire to resist authority, control, or convention”,正是這種抗拒權威的精神推動文明的演進。

反叛 vs 創意

反叛在中文是個負面的詞彙,但反叛其實就是抗拒權威、擺脫控制、拒絕墨守成規,故反叛及創意實可視為一體之兩面。反叛亦是個人成長過渡到成人的青少年時期所表現的特有心態。 

東、西方神話都有出現創世、大洪水及射神的神話故事。其中洪水為患可理解為先民河流聚居,利用刀耕火種、斬伐樹林開拓土地,加上氣候變化而引致的生態災難。復活節島(Easter Island)上一仟多個Moai石像,高至10米,重達90噸,可以想象島上曾經出現高度的文明,但為何最終復活節島亦落得荒蕪破落的下場?UCLA的戴蒙教授(Jared Diamond) 在其著作”Collapse” 提出島民可能因過度斬伐森林,導致其文明最終崩潰。

在中國,大禹布土以治洪水的故事中,其父鯀為救百姓而偷取天帝的「息壤」以修補堤壩,但卻被天帝派火神祝融殺死。但鯀的屍體三年不腐,並在腹中孕育兒子禹,禹其後則以天帝所賜的「息壤」治洪水。鯀反叛,偷「息壤」以救百姓,但史書中卻湮沒無聞。

在西方神話中,普羅米修斯(Prometheus) 盜天火,使人類產生文明而受永死,最後被射神赫拉克勒斯(Heracles) 所救。赫拉克勒斯射死啄食普羅米修斯的惡鷹,解救了普羅米修斯。赫拉克勒斯亦因此而要完成十二件苦差,人們推崇其為最偉大的英雄,死後其亦成為不朽的天神。反觀中國的射神后羿,在射下九個太陽後,卻被拒於天國之外,後雖然向西王母求得不死藥,但卻又被妻子嫦娥偷去,最後后羿死於百姓亂棒之下。

同為反叛,為何待遇差若雲泥?

對反叛天帝的四位英雄,何以在中、西方文化中受到如此不同的待遇?吳明林先生引用英國演化生物學家、科普作家Richard Dawkins所提出的一個「文化基因」的概念---”Meme (瀰), (The Selfish Gene, 1976)” 去解釋此現象。 

文化基因

Richard Dawkins試圖以生物遺傳學的概念去研究文化。「文化基因」可以是音樂旋律、流行服飾、新的建築方法、觀念、思想等等形式。「文化基因」可以”複製”(透過模仿)、”改變”(在傳遞過程中可能會加、減、改)、”被選擇”(在眾多「文化基因」中,只有適合當地社會的「文化基因」才會保留下來)。可能希臘的城邦社會與中國的大一統社會就「選擇」了不同的「文化基因」,中國父母都喜歡子女聽話。 

「文化基因」可以以詩、文章或者學說的形式流傳,例如孔子的「論語」歷二千多年仍然影響著許多人。近年,由於互聯網的普及,「文化基因」的傳播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被”複製”,PSY的Gangnam Style在Youtube的點擊率已經超過10億次,各地仍有許多模仿、改編的作品每日被上載到互聯網。 

Six Killer Apps 

英國歷史學家Niall Ferguson在其暢銷著作”Civilization – The West and the Rest”, 中提出西方文明能夠超越其它地區/文明是因為它擁有六種必殺技(killer Apps) :- 競爭(Competition)、科學(Science)、財產權(Property Right)、醫學(Medicine)、消費主義(Consumerism)及「新教」的工作倫理(Work Ethics)。

 競爭帶來進步,哥倫布曾向歐洲不同國家推銷其新大陸探險計劃,但最終只有西班牙接受其計劃,而西班牙最終從新大陸獲得巨額財富。在中國春秋戰國時代,孟子曾經講過:「…士可以徒。」,意味人才會移居到更有發展的地方。美國在二戰前、後,因為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而吸引到東歐許多學者、精英前往美國。反觀中國長期以來由統一的威權政府所統治,缺少競爭,很多時統治者一個錯誤決定就帶來無可估量的損失。例如明初中國的遠洋航海技術已經超越當時全球各國,但因為皇帝下令海禁,使許多珍貴的海圖、船隊和船廠被付諸一炬。 

科學需要一種求真,甚至可以為真理而死的精神。這正是中國所缺乏的。 

私有產權保障,使人們有信心追求進步,創造財富,不會擔心資產會被抄沒。產權的保障則要靠法治及代議政制(Rule of Law and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)。這兩項亦是中國所缺少的。

醫學發展延長人類的壽命及改善人類的生活,例如眼鏡的出現使許多工匠、學者可以延續其專業技術生命,發揮所累積的經驗。

消費主義造成產品的需求,則帶動生產力/技術的發展。 

而「新教」的工作倫理推崇勤力工作、不視儲蓄及累積資本為罪惡,使西方積蓄大量的資金發展經濟。Ferguson認為西方文明憑此六項必殺技,續漸雄霸世界。 

中國文化基因

反觀中華民族自清末以來,面對列強的挑戰,對科學、民主等觀念抱欲拒還迎、跌跌撞撞的態度。殷海光教授對此現象提出中國文化基因中有崇古、拒變、輕外及自足等特質的見解,使其不易接受外來事物、觀念。

吳明林先生指出雖然中華文化中有這種拒變、輕外等的特質,但他仍然對中華民族的長遠發展抱有希望,他還引用論語子罕篇的一句話「歲寒,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」以自勉。


(講座內容筆錄:通可生)

吳明林先生介紹國家經濟增長離不開工作人口的量與質,資金投資,創意(創新能力)等主要因素。然後,開始今日的主題"神話英雄的反叛精神"。

首先,神話英雄的特點是半人半神,帶有反叛精神,原始人類精神集體的表現:敬畏大自然神秘莫測,同時去挑戰大自然。而反叛的意義是抗拒權威,擺脫控制,拒絕墨守成規。

其次,帶出"反叛"其實可以有正反兩面。概述了"反叛"是一個成長的必需的階段。再舉出東西出現的神話,當中的四大神及創造神話,大洪水,射神的故事。在復活島的文明裡,分析老鼠的疫病,1722年之後歐洲人接觸的病菌,人類沒帶免疫,導致沒落的原因。

在"大洪水"神話中,禹治水的治續,但禹之前已有人治水,用同樣材料,但被遺忘的人物─禹之父─鯀。他遺天帝之命,雖然被處死,但屍身三年不腐化,其腹誕生禹,延續生命,顯示他反叛精神,以生命的延續反抗天帝的無理。

第二舉出普羅米修斯,他盜取太陽車的天火,人可取火了,而火是人類文明的種子,提高人類所有方面的能力,例如:減少細菌病害、延續生命。

最終,他受永刦最後被射神拯救。

第三舉出赫拉克勒斯(射神),他偷吮睡中天后赫拉的奶水,又射死惡鷹,最終他難逃一死,但被稱為不朽天神。

第四舉出羿射日的故事,他射九個太陽令天后降罪,他以不死抗拒被逐,最後死於百姓亂棒之下,死後成為鬼王鍾馗。

之後,問同為”反叛”,在西方與中國的待遇差別很大!原來同文化基因,觀念,思想,改變,被選擇等因素有關。吳先生提及六大必殺技(競爭、科學、保障私有產權、現代科學、新教、工業革命後的消費主義) 為西方近代的成功因素,相反,中國人抗拒反叛精神的四大抗拒基因(崇古、拒變、輕外、自足),解開為何中國清代或以前不及外國的管治,同時引申管治者不一定是絕對的,我們要有品德修養,但亦應要反思人生;做正確決定;多角度思考;超越框框層面的改變動力、創造力和行動力,從而獲得你想要的結果。

 


講座簡介

中國神話和希臘神話都有「半人半神」的英雄,這些神話英雄大抵有一種反叛精神。在希臘,反叛的神話英雄得到人類尊崇;在中國,反叛卻受到重懲。何以東西方有這麼大的差異?其實,反叛精神總包含著敢於改變的動力、創造力和行動力!這都是我們身處21世紀最需要的思維能力。吳明林先生以比較角度和輕鬆手法,將幾個家傳戶曉的中國與希臘神話英雄的故事,論述中西文化差異的問題,同時闡釋在21世紀的今天,“反叛”的重要性,以及我們如何建立具建設性和正面的反叛精神。 

日期及時間:2013年1月18日;晚上7:30至10時

Leave a comment

Make sure you enter the (*) required information where indicated. HTML code is not allowed.